首页 > 国内新闻 > 梦痕,非你不可

梦痕,非你不可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4-27 10:44:50


梦痕,非你不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心文作者:吴自游
  
  辗转岁月,像是消逝了什么,又似乎取得了什么,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布置,但似乎又不是布置,我想什么事都需求去阅历与清楚,总要到肯定的时间才又回到圆点,就想地球一样,固然时间已不是过去,但只需我们顾惜就是过去,只需在一同,是不是又有什么所谓呢。其实那些都不是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:我们都是坏人。
  
  亲爱的,你曾经撕破了脸都要说合并,我反应很慢,不知你那样做的手段是什么,到往常我才清楚,你那样做是为了锻炼我的坚强意志。我默许你能够不想再和我提过去了,所以我选择出头出面,你肯定不记得我的,由于你都太累、太爱发愣了,直到昨晚我们一直聊到深夜,你还记得我,且在知道后,你并没有指摘我,甚至还想以前那样继续聊天。意想不到的是,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毫无遮掩、诲人不倦的听对方诉说心事,去关心对方,我很开心,我找回了比以前还真实的觉得,谢谢你,也谢谢我自己。
  
  感情是两团体的事,这是勿庸置疑的,我以前有个梦,就是能和自己亲爱的人平淡的白头偕老,相互帮助,相互体恤,我没想到它会完成。真的,固然我在追求当中受了不少伤,也受了几诈骗,更受了许多讪笑,我的梦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伤痕,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,让我这个坏人遇到了你,遇到你这个坏人,同时我们还相爱。
  
  只需没有损伤,歪曲是难免的,我们都会随着时间的追想一次次觉得对方是坏人。为什么相爱的人肯定要有一团体受伤呢?大约从某种角度来可以说是,只需我们到了某种至高的境地,伤又算什么?到了这时,我才置信,奇观不是没有,只需我们都等候奇观的出现,它将掌握在我们手中。
  
  没有苦滋味,就绝不知何滋味为甜,亲爱的,只需我们都知道会苦,就不怕生活中会有多苦(终究我们还没在一同生活过),又何尝怕生活会没有甜呢?世界大约历来就不公允,但在每团体身上的苦与乐、得与失都是公允的,只需我们把失与得、苦与乐交织在一同,公允又算什么?
  
  亲爱的,我们固然从未见过面,只需我们都有那个希冀,又何愁见不了面呢?花与草都在某个中央,它们固然都不同时长高,但至少可以互助,遇到炎阳时,花为草遮阳,草为花吸取土地里的水分供它接收;云和陆地大约不同时具有,不过当到了早晨海水会自动增发到空中形成云,到了白昼云又会降雨形成陆地;向日葵大约与豆花没见过面,在当向日葵开花结籽时和豆花结豆时它们就可以见面直到叶黄骨衰。我不是作家,不会写太漂亮的句子;我不是艺术家,不会化太多的妆;我不是歌唱家,唱不出太诱人的曲调。不过,我可以是心文家,首创属于我特性的句子;我可以是质朴家,用质朴的文字聊表我心声;我可以是独白家,涓涓心事只属你听。
  
  亲爱的,在我对你说我这几个月来我遇到的某团体给你听后,你说她是坏人。你这两个字使我清楚了,遇到一个坏人可以让人开心一辈子,遇到一个坏人可以让人痛苦一辈子。此篇文章,不属独白,也不属对白,是为了纪念我们又再次重逢,更是为了标明你在我心里是非你不可的。(望你喜欢)
  

  喜欢心文,请加1054690445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