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国内新闻 > 《小分别》:中国式教育下的亲情牢笼

《小分别》:中国式教育下的亲情牢笼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4-29 14:24:03


《小分别》:中国式教育下的亲情牢笼



      在周末带两个孩子去青岛的火车上,看见周围几个座位的乘客都在看“小分别”,没想到这部父母和孩子间的亲子剧这么受欢迎。
  但是整个“小分别”的故事却由于真实而如此繁重,特地到了35集左右,海清演的妈妈每天以泪洗面,到了临睡前还要看10分钟和女儿视频录像。假设让我说,这曾经是一种轻度的忧伤症:每天沉溺在一种心情中不能自拔,丧失,爱哭。甚至还要管自己叫“失独父母”。而朵朵(剧中的女儿)不过是到美国读书而已。
  好的影视剧就是一部生活真实的缩影,听说“小分别”上映不久就是在豆瓣的国产电视剧里排到前面,而我想,恰恰是国产电视剧里不罕见的真实的都市父母和孩子的生活,感动了很多父母吧。我分分钟钟想到自己小时分遭到的教育,也会想到未来孩子面临的教育。作为一个母亲,自从孩子脱离母体脱离襁褓,我就觉得她们随时在离我而去。每一天,她们长大一点,她们就远离我一些。这其实是一种生命的悲凉,但是反而也是它的美妙。
  但是中国的父母同孩子的联系太让人压制,从朵朵的中学阅历来看,每天都是一部闹剧:养一只狗要妥协、有男生送礼物要明察暗访、线上写小说要被监视……那随时随地的小考和排名,就更是家常便饭的成为小事情。到事先,为了送朵朵出国读书,全家人鸡飞狗跳大半年。
  最为挖苦的是,等到朵朵出国了,海清简直得了忧伤症,神经质的随时啜泣。她和黄磊(剧中的爸爸)无所作为,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,最后的决议就是再生一个二胎,治疗标人的丧失。
  简直要问一下中国父母生孩子是为了什么:就是为了生下他们让他们不早恋,没有其他喜好的升入重点高中吗?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可以读名牌大学,名牌硕士,成为胜利人士吗?所以父母每天要和孩子们的天赋作对,茂盛的生命力作对,直到把他们像肉体上的奴隶一样导入自己规划的轨道吗?
  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多年,我很少看见西方父母和孩子这样较劲儿的,更不会说出什么:“我们要对孩子的爱坚持专注。”“我们一切不都是为了孩子?”经常看到的是,父母们玩,然后带着孩子去玩。那些喜欢登山的父母,把几个月的孩子放到一种公用的登山背包里,就继续进来登山。那些喜欢出海的父母,把几个月的宝宝包上小号的救生衣,就继续出海,继续潜水。等到孩子大了,就末尾各玩各的,孩子们和自己的冤家玩,可以留宿,可以团体旅游,小孩儿们也继续自己玩自己的。当然每年能够都会全家出游一次,一同思念孩子小的时分:我们在泰国推油的时分,你才5个月就在中间一张床上躺着,乖乖看一朵兰花,咯咯地笑……
  但是中国,似乎父母就是孩子们的考伴儿,陪着你学跳芭蕾,陪着你学游泳,陪着你上钢琴课,陪着你上国画课……我在加拿大还真见地一对中国父母,一个星期七天,她们的孩子每天有不同的课。为此,妈妈特地把自己的任务时间调成6点至下午3点,以保证3点半可以接了孩子上各种课。所以中国人的教育是不以移不移民,在什么国度生活,外地群众的文明而改动的。即使没有高考,她们也会把孩子折腾的比高考还忙碌。
  但是还不是最残酷最极端的父母。由于逝世界上的很多兴旺国度,你会看到一些方式上的“独身妈妈”,丈夫在中国继续赔本,而妈妈带着孩子独自生活,就是由于孩子可以在国外遭到更好的教育,甚至无时机成为他国公民。“一切都是为了孩子。”她们历来没有问过自己,难道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培育另外的生命而来?一团体为另一团体而活,而生活,这叫生活的意义吗?这或许叫舍身。
  效果是这种舍身并没有那么被感谢,或许说效果其实并没有那么好。英国的一份调查标明,超越半数的“全职妈妈”的孩子们表示,希冀自己的妈妈不是“全职妈妈”,有她自己的生活,那样妈妈们会更快乐。这份数据基于另外一个数据,那就是全职妈妈比职场妈妈得忧伤症的比例要高很多。
  这些还是国外对“全职妈妈”“职场妈妈”的调查,像中国这种把孩子的考试和升学当利息人生活的绝大局部,甚至为了孩子坚持和丈夫的家庭生活,那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。难道孩子的生长不是家庭的幸运和美满更主要吗?难道孩子的出现不是为了让父母更快乐也更完整吗?
  这样亲子教育下发生的弊端就是,父母要为子女包揽一切,而子女对父母却不知道感谢,也无法进修独立,和权益感。所以外国的孩子,能够在高中就末尾打工,赚取零用钱,而中国的孩子则是依赖惯了。这种细节子在“小分别”里也屈指可数,在出国前,父母给张小宇小打包各种行李,而他的反应是:我和我爸说,有卡就行了。
  所以中国教育其实反映的不只仅是和亲子教育效果,更多的是父母如何看待生活,看待自己的效果。人生究竟是一场快乐的旅程,我们一路快乐的探求,阅历胜过结果呢;还是人生是一个庞大的考场,没有快乐只要胜利,和失利呢?
  纪伯伦曾经在他的《论孩子》中说过:“你们的儿女其实不是你们的儿女,他们是对生命自在的盼望而降生的孩子,他借助你而离开这个世界,但却非因你而来。”
  第一次读到这段话我都十分感谢,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就以为孩子是由于我而来,她就应当是我和老公的分别体,但是我很快觉察,她既不是我,也不是我老公。她们是共同的集体,她们有自己的思想,哪怕是十分干练而不清楚的,我们也不能自愿她们听我们的布置。同时,我知道,我们只能给她们自在的空间,这样我们的生命的集体才相互完整,她们既不依靠于我们,我们也不能依靠于她们。
  中国母亲海清在“小分别”里对着电脑失声痛哭,对着另外一个母亲失声痛哭时,一个西方母亲能够曾经快乐的把自己的公开室租进来了,同时和闺蜜商定好了出国游览。我固然十分了解海清的啜泣,但更希冀自己成为给孩子自在的母亲,随时准备着给她们空间,让她们长大,合并。
  生育孩子能够是父母的义务,但是它更多应当是一种快乐。一种生命继续的快乐,一种陪伴的快乐,一种共度的快乐。它不应当是一场冗长的产后忧伤症,从出世一直继续到孩子考上大学,甚至出国留学。


  真的,“生”应当是孩子和父母都相互快乐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