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军事动态 > 那堪绮丽散花事,怎耐风揉

那堪绮丽散花事,怎耐风揉

作者:admin 时间: 2017-04-29 08:56:12


那堪绮丽散花事,怎耐风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流云千丈堪醉卧,是谁月下独酌,纤手执笔,点墨劲写,满腹的留恋,愿铺写于宣纸,只待风吹墨干绵亘千年
  
  《》
  
  纯真的月光下,幻月当窗,两腮持于手托,如有箜篌奏着悲歌,驾驭者悲歌的音韵,畅怀着那段段韶华伴黑发的瞬间,闪烁的幕幕有似玉需碎,如花堪折,也有绘花美事,飘荡人心。打马穿越到万花争艳的四月,花海荧幕,风从四方来,掀起了动摇的画质波纹(lian),模糊出花月,花年,花事。
  
  曾记否那年,幻化成一株浣花,生活尘土飞扬的路边,甘愿受着花君、花妃的冷风讪笑,习气了路人诽疑的目光,却可以傲世群花的生活在那年花比花的世道,无花能会解浣花的苦衷,只能唱起那首置信自己是最美的天仙曲,不知是抚平那沫沫的创伤,还是满意自己的一时虚荣,不论怎样,浣花在等候,等候狂风的吼,雨的暴虐,大约唯有自己知道风雨的到来意味着什么。那年一场大雨打落了一切花,处处皆是惨手段花败之象,这时浣花,没有欣喜发狂的笑,只是倍感丧失的低下头,没有了花的讪笑话,自己在不觉中当了花妃,路人的目光别无选择的都投给了这颗花界最漂亮的花。浣花天天伤愈的生活,渐渐的枯槁了容颜,有一天,阵阵微风飘过,浣花坠入了泥土中,花魂和那些曾经讪笑过的花花们相聚。花之告语:原本失掉是一种失掉的末尾,患得患失,本然就好。
  
  人如花,恰开在受宠时。那年繁荣,那年那座城,一团体一杯烈酒,止寒风于体外,暂存一丝的温暖,一人一首《拂霓裳》,却末尾了一团体的终身,暂存一世的风情。由原有果,是自然的规律,一种时空辗转了一种人两种命运,念奴娇如若不是活在盛唐的繁荣的庇护下,敢问,能否会被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所封杀。翻开历史的册薄,尘封的灰土,迷住了眼睛,却在劝诫我们,循环境而得的兽性,而非兽性,那只是一种世俗的任性。
  
  人之年迈之时,就会从汪洋大海般的回想中,打捞着属于自己真正快乐的点滴,遐想那年蝴蝶为什么飞不过沧海,细品当年那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快乐的瞬间,年华带走的青春,留下的只剩下这点点的回想。谁执笔但记情成卷,只空忆此去经年。
  
  梨花四月,四月春天,伴着暖风,笼着春阳,一人站在田梗上,放眼忘去,一片又一片的橙黄,映入眼帘,让我这个在南方的南方人,些许猎奇,又些许不舍。多么质朴的名字油菜花,就在这个春天开遍了田野,不知何时才谢,只知此时十分亲密。它们只是相互蜂拥一同生长,活在温暖的时节,没有阅历冰冷刺骨,更没有像悬崖上的小草一样孤独。一同生,一同死,一同快乐的活在生死之间。它们大约只是阅历生长,没有生长中的进取,与漂泊。真是信服它们,活的是一种境地。飞花飘絮,霓裳翩翩舞,几多情愫心飞扬。广袖流云,琴曲指尖凝,清水芙蕖脱尘嚣,原本花是最快乐的。
  
  又逢黯然伤神的夜晚,在万家灯火皆不理会的时辰,路灯和我之间,终究谁是谁的过客,谁是谁生命的装点,月光的森然,乐律的精魂,一切只是幻影,稍纵即逝,感伤中尤记平安,心微动奈何情己远,物也非,人也非,事事非,昔日不可追。
  
  花若非花,无法何,往事如花,绮丽的怒放在

最美的刹那,惋惜是时间这股风终究会使它凋落。